2021年7月15日 星期四

想改善身體的博士生,意外發現與神秘鬼湖的因緣-元辰宮

個案米亞是她的老師推薦過來的,因她從小到大出現很多莫名其妙的病痛,而且在醫學上常常找不出原因 。

就在當天中午休息時間,我看到一個石頭的大巨人,好像在追打什麼…

直覺個案的問題應該跟原住民有關聯,做遠距個案前我會先在個案的所在地設好結界,免得催眠過程受到莫名的干擾。



進入元辰宮之前,先跟米亞核對是否為原住民。米亞說她不是,但是老家附近住的都是原住民 。

調整過程很順利,米亞自己看的到,我只檢查她沒看見的部份。

進入生命之屋的道路為石板路,兩旁有樹木、葉子枯萎、光線昏暗 。

左邊有個水池應該算舊的湖泊,湖水看似混濁還飄出異味,湖底有很多人的屍體,也有骨骸,這個湖很詭異,裡面有很多原住民的靈魂,這裡拖延了一些時間,我問了米亞一些問題,以釐清我內心的疑惑。

湖水裡面的靈魂都是殘破受創,這塊土地有被下過詛咒,一段時間就會發生土石流或洪水。
 
加上我剛剛看到的巨石人,可能跟土地或是當地的原住民有關連,看他們穿著跟武器都不屬於近代。
 
引導米亞念一段基督祈禱文,一般個案聽到靈體通常會很害怕,但是米亞竟然覺得心酸而流下眼淚,而且靈體也順利被送走了!(原來這女孩有能力幫助靈界朋友) 我原本打算,如果她無法順利送走這群靈體,準備拿出水晶權仗開啟光門。

米亞從小到大都會遇到大大小小的怪事,很常看到黑影,也常做奇怪的夢,夢裡有兩隻老虎坐在窗邊,老虎像是他養的寵物,但她當下感覺是平靜的。那個時候家裡還不是基督徒,所以有去宮廟問事,媽祖說米亞的前世可能跟老虎有關 。

琳: 這塊土地被詛咒,目前無解 ! 請問你的老家在那裡?

米亞:老家在知本溫泉,上一次發生大災難時是88風災,洪水嚴重到飯店被水沖走。

(我想起之前風災的新聞)

走到房屋前有個牌坊,上面字體模糊不清,就像日本的鳥居那種,這常會被當作是帶天命,問米亞目前幾歲?

米亞: 27

琳: 因為你的時間還沒到,所以先把這個鳥居拆掉,免得帶來很多困擾。房子外觀看起來容易造成口舌是非,嚴重影響人際關係。

米亞: 這是我很大的問題

院子裡有顆樹藤編織的球,在地上滾動時會有刺跑出來,是一顆類似繡球的玩具。

房屋主體結構是木屋,屋頂有三駝黏土,屋上還掛著一面三角旗,這個容易吸引靈界朋友靠近,所以這面旗子要先拿下來,你曾經有原住民巫師的前世經驗,所以你來到台東的土地,你的靈魂會發光,在這土地受傷的靈魂會靠近,你有沒有看過影子?或是聽到聲音?奇怪的經驗 ?

米亞: 有看過影子…很常…

琳 :你的時間還沒到,要36歲過後,所以我們先全部撤下來 。

米亞: 是36才能走,還是必須走?

琳 : 這要看你自己,如果你不願意,也必須尊重你的自由意志 

房子的柱子都是鯊魚的魚刺做的,魚刺的大小不一,整間房結構是刺拼湊出來,這會造成骨頭出問題?

米亞: 確實因骨頭開過兩次刀,因為多長了很多根骨頭要拿掉。

房子地基下有蛇窩跟墓碑一併移除。

客廳地板有兩張動物皮草,牆上有古老的壁畫,天花板的梁很粗很大,上面掛著三顆骷髏頭骨,代表你的壓力很大。

米亞:嗯

琳 : 神明廳的光線不夠亮,地板有很多灰塵,但神桌上卻不見耶穌,而是一尊觀音菩薩,東方菩薩其實就是西方的聖母,你是從小就信基督教?

米亞:我算是被拉去的,後來有幾次在教會有感覺到被救贖,但是我還沒有受洗,我一直都有在拜拜,爸爸之前不是基督徒,爸爸有說兩邊都要顧。

琳 : 另外還有媽祖跟虎爺

米亞興奮的說 : 我很喜歡虎爺,會去看廟宇建築,觀察東方藝術,特別是虎爺!

~將神桌整理乾淨後看生命書~

生命書: 前兩世任擔任巫師會法術、醫病、草藥,有養老虎(不知是否夢中老虎)。
第一世看到12歲的女孩,裙子有一塊虎皮,腰與背掛著弓箭 ,帽子有老鷹羽毛,脖子掛著虎牙項鍊,是族裡的巫師,她會拿著號角去山上號召動物與族人,提供天氣信號及提醒大家。一次沒有預測到大災難,地震導致巨石滑落村莊而死了 39位族人,生還的族人出現質疑的聲音,為何巫師沒讓族人驅兇避吉到安全地方避難,所有人都以為是觸怒山神才會導致這場災難,因為無法原諒自己而引咎投井自殺,那一世享年 17 歲,但是後續還有很多族人需要女巫的照顧。
30 年後又再度回來投生轉世,一樣又回到這個原住民部落,承接前世未完成的工作(女巫) 享年 49 歲。你跟藥草有很深的關係連結,可以嘗試中西醫合併診療,36歲後才會走上天命之路,目前要專心在學業上。


來到書房

琳 : 書房地上厚厚的灰塵,牆上出現手印,從小就學期間是否曾經被霸凌

米亞 :有,很嚴重的霸凌

琳 : 書桌的擺設影響讀書運與人際關係,天花板麻繩容易產生想不開的念頭

米亞: 很常…確實一直以來有輕生念頭

琳 :根據你描述窗戶的位置,顯示出你有女性貴人。

米亞:有,家長與指導老師。

將書房全部調整乾淨整齊,書櫃放入博士袍與帽子,

~~~    後面的一小段對話不便公開    ~~~


臥室也很詭異,出現一位男性靈體, 身高大概在160公分,全身黝黑的男生。

琳 : 從你17 歲跟到現在,是在海邊的一間小廟跟回來的,萬應公之類的陰廟。

米亞: 嗯 ,確實常去的海邊有一間廟,而且真的是有應公。

床底下有糞便排泄物,會讓米亞的感情路不順,表面上雖然是米亞考量自己身體提出分手,但其實都是這個男魂在阻撓,將靈體順利送走後再整理房間。 鏡子顯示32、33 歲出現正緣。

廚房是現代廚房,有小桶瓦斯,清除瓦斯爐堵塞,米缸為橘色塑膠桶,米乾淨但有米蟲、還有王子碎麵的麵條。(讓我發現米亞三餐不正常又愛吃泡麵…)

米亞 : 對,很愛吃麵(泡麵),有時一天只吃一餐。

這時候我又為她上一課食物營養學,交代三餐務必要正常,多補充有能量的原型食物,每日最少要吃一顆蛋。

琳 : 你是否從小到大,覺得不知道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意義是什麼?

米亞 :不知道自己要幹嘛,有很多想做的,但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琳 : 你已經讀到博士班了(國立不簡單耶),還會心有餘而力不足,你非常的優秀!真的很厲害!依然可以一路過關斬將。

米亞(笑) :也是...

生命樹為一棵大樹,有會發光的紫色樹葉,樹上有鳥巢跟大蟑螂,會產生睡眠障礙、頭痛、或負面想法等。

琳 : 蟑螂是能量蟲,當你的情緒開始不穩定,或是你開始覺得煩躁的時候,你要學會能自我覺察,不要用自身能量去餵養能量蟲。因為你本身有很強的療癒力,可以幫助這一塊土地,只是你現在還沒有發現,這個要等到36歲過後,管理員不讓我多說了…我只能點到這裡。

米亞:其實我常有機會去協助想輕生的朋友,我會主動去開導他們,然後每天跟他們聊、跟他們談話…

守護天使是大地之母
大地之母告訴米亞要好好照顧自己才能完成使命,這是靈魂設計的生命藍圖,當時訂了 12 項功課,也表示米亞有能力完成及達成這些目標。

我們剛調整過程已經把一些障礙都清掉了,要記住你來地球是有任務的,你的任務是要協助人類。要改變自己看世界的角度,你並沒有被世界所遺棄,你並不孤單要好好愛惜生命。
助人的工作不一定是在宮廟或教會裡,可以用你自己的方式協助人類提高生活品質,千萬不要小看自己! 要好好愛護這身地球衣,常與自己的身體對話,在病痛的背後其實有帶來祝福,這是你自己安排的功課,這樣你才會有往前進的動力。

~~~   結束  ~~~

調整之前米亞的臉是黑的,調整完她臉色已經紅潤許多。

疑點-為什麼那些靈魂會找上米亞? 

我猜測應該是她前世曾經是女巫,這些原住民的靈魂相信跟隨女巫能夠得到救贖,這麼剛好她又在台東的部落出生,是否她也是來自排灣族或是更早的南島語族,答案留給她未來自己去探索。

因為她家的土地被詛咒,一段時間就會再出現災情,做完個案後馬上去搜尋相關資料,知本上方有七個鬼湖,這是魯凱族人心目中的聖湖,最深處裡面還有一座大鬼湖,常年煙霧迷濛,魯凱族原住民將它視為禁地,神聖不容侵犯,族人不得在湖泊四周捕殺獵物,也不可大聲喧譁,擅入者必受天譴,即使這裡的野獸再多,族人也不敢進入狩獵,對鬼湖永遠保持敬畏之心。


很詭異的是,我想整理米亞的資料,錄音筆竟然無法轉成文字檔,也無法完整的上傳雲端。

女兒告訴我,在元辰宮即將結束前,小歐蕾(貴賓)一直焦躁的跑到客廳門外看我,還跳起來汪汪叫想打開門,讓她很緊張的以為,我又遇到大魔王了。

結束後米亞也將過程跟指導老師分享,她們都覺得很神奇!竟然能將米亞心中的疑惑給了神解答。

後來米亞有把她的記錄email給我。我很克難的用錄音筆播放再逐字整理。


關於當年的88水災

2009年莫拉克颱風颱風,台東知本的金帥飯店被洪水沖毀整棟倒塌,震驚全國。其實,知本在1973年娜拉颱風就曾發生類似事件。37年前埋入地底的招牌,88風災得以重見天日,湍急惡水不斷沖刷,金帥飯店已經傾斜岌岌可危,旁邊商店街下方地基露出,地基原來就是民國62年娜拉颱風,土石流淹埋的12棟民宅。 37年前裝潢和排列井然有序,依稀還可以看到商店招牌,旁邊還有門牌號碼,最右邊這一間,鐵門還來不及關就被掩蓋,可見37年前土石流同樣無情,來得又快又急。 詳細新聞報導

再來就是我看見的石巨人,就在鬼湖旁的周圍都是大理石礦山,搜尋歷史資料當年有3個大理石礦場,計劃將開採的大理石運送到花蓮切割,開採過程遭遇不少天災及意外,後來礦場停業林道逐漸崩壞。我想是這座聖山被破壞,而受到山神與祖靈的詛咒。

大小鬼湖近年有很多登山的靈異事件,看著大鬼湖的地圖好似一張鬼臉。




歷史上鬼湖曾發生有幾次部落戰爭。

太陽谷之戰
戰爭年代不明,是傳說中的一場戰役,若為實,時間應該在日治時期前。(排灣族抵擋外襲中獲勝,當時頭目為女巫撒巫拉瑞)戰爭版本很多
霧台部落和筏灣部落(排灣族)對於突然的宣戰很吃驚,但他們隨即聯手起來侵略達拉發站部落。傳說中,兩個部落的聯軍行進到太陽谷、也就是隘寮南溪的右岸時,發現撒巫拉瑞就坐在河的另一岸,並且抱著孩子在哺乳,如果要前往達拉發站部落就必須殺了她經過,但她的行為讓敵軍很困惑,擔心會不會有陷阱,而且她的身分過於高貴,敵人也擔心殺了她會遭天譴,因此停在原地遲疑不前;這時負責在山頂眺望的魯凱族人又傳來消息,說他們看到達拉發站部落不知為何突然多了一大堆人和豹(魯凱族的靈獸),認為敵人眾多而且有埋伏,所以決定撤退,但其實那是撒巫拉瑞事先派部落的婦女準備很多不同的衣服和豹皮、讓部落裡的男性輪流穿不同的並在部落裡走動來營造出部落突然多了很多人手的假象,藉此來欺騙敵軍撤退,達拉發站部落就在撒巫拉瑞的計策下以毫無損失和交戰的狀況下化解敵軍的攻勢。也有說法認為撒巫拉瑞當時是挺身擋在軍隊前,喝斥敵軍這裡是她的部落,不可以進犯,敵軍看到達拉發站部落有一個強大的頭目領導,認為勝算不高而主動和談。資料來源

風中之戰
時間跟太陽谷之戰相近,是太陽谷之戰的延續,同樣也是傳說中的戰役,排灣族是擊退敵人進犯的最後一戰。(排灣族抵擋外襲中獲勝,當時頭目為女巫撒巫拉瑞)資料來源

巴拉里烏魯戰役
是魯凱族傳說中的一場戰役,對抗進犯的巴拉里烏魯族。(此戰役中魯凱族獲勝,頭目為伯冷,男性)舊好茶部落是魯凱族的舊稱
 
巴拉里烏魯是位於隘寮南溪中游以北、現今新好茶部落上方的排灣族部落,自古以來便經常和舊好茶部落因為獵場或領土的事情而發生戰爭,雙方是彼此的勁敵。
 
伯冷突然稱讚起在場最高(有可能是最強)的一個巴拉里烏魯戰士、並且煽動他為了證明自己的武勇而和自己比賽獵卡里希部落的人頭,衝動的戰士很快答應、並無預警對卡里希部落的軍隊發動攻擊,以自己強大的武力和弓箭射不穿的皮膚造成他們相當嚴重的死傷,而在那名戰士獵完人頭並喘著氣休息時,伯冷假裝輪到自己上場,並且趁機用長槍刺穿那名戰士的心臟。這突然的情況讓在場的巴拉里烏魯族人嚇了一大跳,而伯冷帶來的舊好茶部落男丁們趁機發動攻擊,造成混亂和恐慌,巴拉里烏魯的戰士在這過程中被大肆屠殺,戰力被徹底瓦解,最終只有珠邁帶著剩下的五家人逃入部落的要塞中堅守。

雖然該襲擊讓巴拉里烏魯部落潰不成軍,但因為要塞易守難攻、而且伯冷又忌憚珠邁的智慧,認為強攻要塞的話一定會付出慘烈的傷亡,因此他決定就此撤回部落,並且派人切斷該要塞的水源,他早已看出巴拉里烏魯部落的水源地不僅很少而且很容易佔領、而珠邁之所以建立青年集會也是為了組織軍隊來確保水的供應,現在他們受困於要塞中,水源完全被切斷了,珠邁知道部落滅亡的未來無法避免,因此宣布要族人放棄守城並逃離當地,而身為頭目的自己要留下來與家園、祖先共存亡,他最後一次跟部落的族人們聚餐、並且在過程中把一個臼放在場地中央、將菸草放在裡面燒並插上許多吸管,做成多人共用的大菸斗,和所有族人一同抽完最後一斗菸後,族人便帶著家當離開了要塞,他自己則在要塞中平穩過了最後一晚。
 
而在巴拉里烏魯部落據險而守的過程中,一名好茶部落的勇士谷勒勒.沙瓦路(Kolele Saval ho)藉由長時間的觀察掌握了珠邁的生活習慣,便和自己的朋友一起潛入要塞並在珠邁的屋簷上埋伏,趁著珠邁睡醒從家裡走出來時,谷勒勒先從背後以長矛刺穿了珠邁的心臟、而他的朋友再上前補一槍,巴拉里烏魯戰役終告結束
 
在巴拉里烏魯滅亡後,該部落的位置就成為了好茶部落族人(魯凱族)種植雜糧的地方,現今還是可以看到相關的古城遺跡,但關於其遺民的去向則完全不得而知;另一方面,卡里希部落雖然重新獲得獨立並重建家園,但在一次豪雨造成的山崩和大洪水之下也滅亡了,只有在現今的霧臺部落(位於霧台鄉霧台村)裡有一些人自稱是卡里希的後裔;此外,因為帶領部落打贏了戰爭,伯冷的後代達拉巴舟家(Dalapathan,又有稱Druluane及音譯作「盧巒」)又被稱為「軍功頭目」,獨有舊好茶部落最高處Omomos(意思為「容易起霧」),和原本的頭目家族卡拉伊朗(Kadrangilan)家並列為兩大頭目家族。資料來源
 
 
排灣族女巫:在排灣族的傳統信仰中,巫師就是部落的「神職人員」,負責執行部落祭典,跟神靈溝通。而排灣族的「巫師群」有繁複的階層分工,包括只有女生能擔任的女巫、只有男生能擔任的男覡(覡:男性的巫師),還有祭司、國司等,其中又以女巫地位最高,並由一名法力最高強的「首席女巫」領導,但這些巫師全都屬於部落頭目的「幕僚」。不過,想要成為女巫,必須先得到祖靈的認可。傳說中,祖靈挑中「女巫候選人」後,就會在她的生活中「降下」女巫最重要的道具「巫珠」,夢到巫珠,或在生活中意外發現巫珠的女孩1,就得拜上一代女巫為師,以師徒制的方式,學習祭祀、通靈所需的知識,經過「封立女巫」的畢業儀式後,就要聽命於頭目家的「首席女巫」,開始替部落族人服務。資料來源
 
撒巫拉瑞:是台灣排灣族達拉發站部落(Tjaravacalj,位於屏東縣三地門鄉,今三地村前身)傳說中的頭目,她在達拉發站部落陷入危機時成為其頭目,以自己的能力和智慧挽救了整個部落,為達拉發站部落現今的頭目家族巴格達外(Pakedavai)家的開創者。
撒巫拉瑞去世後,由巴格達外家的扶桑門(vusam,長子或當家者之意)貴繼任頭目,一直傳承至今,巴格達外家族也發展成一大家族,其中擔任頭目的核心家族為巴蘇浪(Pasulang)家;而其家屋雖然到了近代時已經有相當程度的破損,並且因為屋外的牆上長滿植物而被戲稱為「綠石屋」,但在以勞楚(Ljaucu,漢名包智緯)為首的第十一代子嗣努力之下重建,還曾作為因八八水災失去家園的拉瓦爾亞族族人舉辦傳統婚禮時的場地。資料來源

雖然沒有相關文獻記載,但曾經有遺留不少相關之物,間接證明上述的戰爭曾經存在過(霧臺抗日事件除外)
 
看起來最有可能的詛咒為巴拉里烏魯部落臨死前的族長與所有族民的詛咒,其次為撒巫拉瑞﹐再往後可能才是瓦伊絲或瑪勒分勒分。三者皆為排灣族女性頭目。 至於巴拉里烏魯部落逃難的族人沒有任何音訊。


元辰宮是潛意識的承現 藉由調整屋內擺設,達到開運的效果,除了更動外,還要調整自身的心態生活態度、建立向思維、樂觀進取、內外一致、才能達到最佳效果。

靈氣療法並不能取代正統的醫學,請先尋求合格之中西醫師診斷治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