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14日 星期日

誤闖歷史古戰場,白楊步道靈異事件~膽小者勿入~

 
為避開年假花東旅遊人潮,選在農曆年前走一趟中橫之旅,今年的天氣特別好,不像去年濃霧迷漫錯失很多美景。這次專程到碧綠神木停留,喝杯熱奶茶、掃一些記念品,繼續往美麗的花蓮前進。



第二天本想到砂卡礑悠閒的度過一天,結果繞了幾處都找不到停車位,第二個地點是九曲洞步道,前一天路過天祥得知上面還有白楊步道,老大提議直接去走白楊步道,往目標前進後,老大突然肚子不舒服,在綠水露營區停留讓她上廁所, 這一等就過了20分鐘……

好不容易上車,她又說好像又開始不舒服了。

我要她忍一忍天祥還有公廁,路上車子越來越多,怕上面沒停車位,就在天祥先把車停好,這裡又等了20分……

天氣熱,讓我等的有點不耐煩了!!!

皇后娘娘下令!要上洗手間的快去,等等進入步道都沒廁所,別讓我聽到有人又想上廁所…(眼神犀利帶點殺氣)… 老二與小女兒快閃進廁所放水去。

看到白楊步道的入口,我愣了一下!!! 怎麼是黑魯魯的山洞? 正遲疑要不要進去?

老爺:走,就是這裡…

進入山洞我悶到喘不過氣,我每次只要走進很多阿飄的空間,都會吸不到空氣,就感覺很多人很壅擠,而且山洞有480公尺長,小女兒拿著手機的手電筒亂照,我看到好多張扭曲的臉掛在山壁上~"~看著來來往往的人們,趕緊把她手機拿過來告訴她只能照地上,並且快速通過山洞。


走出隧道的風景真的很美,但是有點詭異,我還是覺得吸不到空氣,胸口悶悶的…

(這裡只拍到這張台灣地圖的照片就不敢亂拍了)

看到路邊有椅子建議休息吃個點心再走,這時拿出手機默默搜尋該步道的靈異事件。

不看還好,一看頭皮發麻😱
~天啊~ {{內心尖叫}} 這裡出了好多事,有人走進步道從此人間蒸發,還有意外喪命…(自己找古哥大神)

這時如果突然回頭,膽子有點小的老爺跟女兒一定會嚇到,景觀台就在前方不遠處,打算走到那裡再回頭。

景觀台的告示牌提醒遊客前方山洞有蝙蝠棲息,這一群蝙蝠的照片看了真讓人反胃,回頭又要再走一次陰森的隧道,這次我特別用聖火符號包住家人,出隧道後我的後背包被拉一下,我以為是小女兒拉著我,回頭看她明明跟老爺走在一起。

走到停車場總算鬆了一口氣,叫大家做完乾浴法(靈氣)再上車。

經過九曲洞剛好有停車位,已經沒有興致在此停留,只想趕快離開太魯閣,到山下才告訴家人中途折返的原因,然後繼續下午海線的行程。

晚上回飯店我心裡有底,拿出靈擺與水晶權杖擺陣作法。

睡到半夜老二來敲房門…扣扣扣…你們睡了沒? (心想不妙)

老爺:什麼事?

老二:你們要吃宵夜嗎?

吼~是要嚇屬娘娘逆~QQ~

這幾天旅途都很順利,事情就在回家後發生了

那天回到家,老二反常的搜尋白楊步道的歷史故事,還不斷跟大家分享她找到的資料。事後回想起來,是祂們引導老二挖出這一段血淚史,我不隨便出手超渡靈體,就算是靈體親自找上門,我會叫靈體去找自己陽世子孫過來,以前我會無償幫忙,結果越幫反而越忙,吃好逗相報,找我的靈體越來越多,現在不管是人是鬼,找我幫忙都要付費。祂們找上我女兒,知道我不會袖手旁觀,寫到這裡我突然懂了,當年老子教我開光門,原來是要幫助山上受困的靈魂。

記得很久以前曾看過一本書,作者是一位學習薩滿的教授,她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到台東山區做薩滿儀式,山上的祖靈會在過程中教導這位非原住民的教授協助犧牲的祖靈(超渡),想起來也真是不寒而慄!!!

回到正題,睡前老大突然拿了鷹羽上樓要我幫她淨化。

隔天就是小年夜,一早出門辦年貨,老二很緊急的打電話:姐姐發燒將近38度,怎麼辦!!!姐姐問要不要隔離啊!!!

以前的我,肯定趕回家帶她去掛急診,因為太有經驗了;淡定的告訴老二:「很快就沒事的 ! 晚點回家再說,午餐你們自理」老二在電話那頭,急的像熱鍋上螞蟻。

我們夫妻悠哉吃了午餐,辦完事回到家已經快3點了。

到家後叫老大下來詢問(她自己隔離在房間內),告訴她要如何處理,當時她的體溫約38度,她上樓回房間照著我的步驟處理,做完後下樓量體溫已降到36度,過程只經過40分鐘,所有身體的不適感立刻解除。

老大:馬麻 我好了,不用去看醫生了。

「不行!怕你身上還有病毒,去看一下好了,明天除夕開始放年假,藥應該不用吃完,你就會好了。」

老爺載女兒去診所拿藥,診斷結果是諾羅病毒。當然,我知道這不是諾羅引起的。

傍晚我再擺一個水晶陣,將75個原住民靈體送入光門,叫她早早去睡覺讓身體修復,小女兒還擔心姐姐一整天都沒吃東西。

放心!半夜肚子餓她會起來偷煮麵,隔天一早看到廚房煮麵的小鍋子,知道她已經痊癒了,起床後生龍活虎般的活蹦亂跳,剩下的藥當然就不用吃了。

經過這次的震撼教育,旅遊前會先把台灣靈異步道排除,那些祖靈們歡迎我們下次再去走全程…(苦笑)…別鬧了吧! 這次步道才走一半,從飯店到後續的處理過程,起碼送走了120個以上,下次萬一帶回來更多……(就謝謝不聯絡了)

在此插播一則小故事我最小的徒弟當年8歲,媽媽帶她來學靈氣的原因是妹妹被家裡的阿飄嚇到快生病,她有原住民的血統未來也會從事靈性工作,當時我暫時關閉妹妹的第三眼現在妹妹能勇敢的與靈溝通,並請媽媽幫忙開光門送祂們離開妹妹要滿18歲才能上大師階媽媽來複訓靈擺課時告訴我不久前才去霧社露營區渡假結果妹妹看到6個靈體跟回家,原來露營區是賽德克巴萊當年的殺戮戰場妹妹的祖靈會過來教她如何溝通,溝通完後請媽媽開光門送祂們離開

還有我發現落石是祖靈推下來的,當年他們也是用石頭攻擊敵人,而且傷者都是外國旅客居多,去到太魯閣記得要尊重大自然,別開口閉口稱原住民是「蕃仔」,其實我們平地漢人才是土匪,把人家趕到山上去還貼上「蕃ㄚ」的標籤,身為漢人土匪子孫的我深深為犧牲的原住民道歉,希望山神與祖靈們保佑經過太魯閣的遊客都能平安。

下面是女兒的心得報告,加上老二查出的歷史典故。再不上架我的電腦又要當機了,除夕那天本來想整理元辰宮學員的作業,帶著筆電到婆家整理不到幾行字電腦就掛點,新筆電的固態硬碟莫名其妙故障,雖然保固期內不用花到我一毛錢,但也別這麼急著過年期間要我趕作業吧@@

林詩涵 聖火III卡魯那靈氣師資/臼井靈氣大師階 

結束了三天的旅程,一回家我就異常難受,就連妹妹查出的歷史故事,我都無法認真地傾聽,直到睡前終於受不了,忍不住請媽媽幫我刷羽毛。

然而刷完羽毛後,就彷彿開啟了什麼詭異的開關——無止境的上吐下瀉,「吾命休矣」緩緩自我腦中劃過,無奈充斥著我的心頭,而這其中的感觸,真是一言難盡,如今回想仍然心有餘悸...

經過一夜的輾轉難眠,短暫陷入熟睡後,陽光緩緩升起,本以為會是一切美好的開始,殊不知夢魘正悄悄靠近——我發燒了......。

更糟的是,年假的開始,我不確定醫院是否有營業,在確認醫院有開之後,我重新倒入被窩中。

直到媽媽喊我下樓,問我:「妳有沒有看到什麼?」

我(眼皮一跳):「我昨天有看到一個女生,眼睛往上翻,我有開光門送走了。」

媽:「我昨天幫妳刷羽毛有看到一個原住民,但祂是男生,我開光門送走了。你去看一下,然後傳靈氣,開光門送祂們離開,回到屬於祂們的地方。」

我:「好。」(就知道案情果然不單純)

我看到的男原住民


這不問不打緊,一問嚇一跳,一次跟了75個回來,默默開始準備機司頭(工具),傳了靈氣後,我看到一群原住民,烏黑的臉,上面繡有傳統紋面。其中,為首的是一個有些駝背且拄著拐杖的老人,背後佇立著一群高大的人群,有男有女,全是祂的族民。

由於我不舒服,因此沒有過多的詢問,而是任命的傳靈氣,也設定24小時傳送,儘管表面風平浪靜,但是心理卻是狂風暴雨,簡單來說就是內心有些OOXX。

雖然內心有諸多想法,但還是傳了靈氣,之前送靈體離開是不會念往生淨土神咒的,只是突然有這個念頭就實行了,因為不常念就沒背,誰知經文一翻開就是往生淨土神咒,現在想來可能是祂們正巧需要...。

傳完我就馬上開光門,設定五秒鐘請祂們離開,結果感覺沒有離開,當下我都快哭了,把滿天神佛一拖拉庫都召喚下來。

結果還是感覺沒離開,我只好安慰自己多慮了,怎麼說也不會有沒離開這事情發生,想完我就默默地下樓量體溫,傳靈氣前,我的體溫是37.9,等傳完,我的體溫就降到36度了,這也更堅定我認為祂們離開了!

其實昨晚便有猜測應該有帶回來,但不知道是否有驚擾到祂們,而使得祂們不快,進而懲罰我,所以一整個晚上內心都焦急地不斷向祂們道歉,結果卻還是毫無用處。

在得知燒退的當下,瞬間鬆了一口氣,內心滿滿都是:「終於降了、終於降了、終於降了!!」不然我都害怕了。而現在的反應完全就是:「這就很神奇呢,唉呦威呀,真厲害...」(完全欠打類型)

雖說如此,但當下的身體如乾枯的花草一般,萎萎的、了無生機,根本不容許我描寫出像現在這麼歡樂的心境。

也是傳完靈氣,媽媽才說,有可能祂們需要幫助才會找我,又聽到二妹重複再說一遍她昨天查到的歷史典故,內心對之前的OS感到非常抱歉,也對這群先人保持著很大的尊敬,因而在最後對祂們至上最真誠的歉意。

媽媽後來傳了靈氣給我和那群太魯閣族的原住民,並順便幫我用靈擺清理。

過程中媽媽說:「祂們還沒離開。」

我:「對!!!我就一直感覺祂們還沒離開,還一直請聖火聖靈叭啦叭啦的請祂們帶祂們離開,結果都沒用的感覺。」(哭)

媽:「祂們還沒好,當然沒辦法離開。」哦,好吧。

稍微睡了一下,等四、五點讓爸爸帶我去看醫生,看完我還鬆了一口氣,只是諾羅病毒,我還跟醫生反覆確認是不是”新冠”,醫生都很無言了,說妳這症狀才不一樣...

唉呦喂啊,真是太羞恥了...

等吃完晚飯從晚上六點多直接睡到凌晨四點,終於好了!!!太感動了!!!

真想感嘆一句...難怪人家說...有媽媽的孩子像個寶!!!!

請容許我拍一下我媽的馬屁,哈哈

現在恢復體力,讓我來分享故事的開始...

家裡安排了三天兩夜的花蓮之旅,由於之前都是安排花東三天兩夜,每次到花蓮都是走馬看花,草草的下車,匆匆的上車,然後再繼續趕路,而這次好不容易安排了花蓮的旅程,終於不再忽略這壯麗雄偉的地區了,只是當下的我萬萬沒想到這美麗的地域背後卻有著令人心酸、感慨、難受的淒涼故事...。

旅遊的第一天通常都在趕路,第二天才是開始。

這天一早,本來我們準備朝花蓮必走的步道—砂卡礑步道,但人太多,都沒有找到停車位,甚至在隧道裡安排的停車場都排滿了,等了沒多久我也不知哪根筋不對,突然提議回到天祥去走白楊步道,大家也都沒意見。

也是從我說完後,就開始肚子痛了,無奈下,我就去了綠水步道附近的露營區與天祥的廁所拉肚子,這一拉就是四十分...當下我肚子的超痛,都在廁所默默抹眼淚了,還是小妹說:我在不快點就丟下我一個人,我只好趕緊出去,只是肚子還是痛...。

走到白楊步道的路口,無止境的黑暗籠罩著冗長的隧道,說實在一開始沒感覺到害怕,甚至走進去時,也沒有任何恐懼的情緒,只是腦海不斷地閃過:怎麼隧道這麼長、腿有點酸、什麼時候才到盡頭.....。

陽光在隧道另一頭迎接著我們,穿越了壓抑的黑暗,白楊步道是個充滿新鮮空氣,且自然風光繚繞的觀光景點,只是感覺缺少了些什麼?似乎磁場有點弔詭......

現在想來應該缺少了該有的靈氣,曾經的秀水明山在經歷了戰場上的廝殺,血與怨的交織,透支了祂該有的仙氣,也道出無法保護子民的無奈,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日本人虐殺祂養育出來的純善民族。(後面分享查出來的歷史故事)

半路上吃著花蓮著名的小籠包(就是從早排到晚的那間),額...只能說我比較喜歡豐原小朋友肉包...這沒有批評的意思,只是吃完後有澀的味道殘留在嘴裡,不是很舒服...。

等到了觀景台,媽媽說:「我們走到這邊就好。」

當下我還訝異了一下,因為我媽是從來不會說這種話的人,通常都是鼓勵我們走到最後,一邊說著前面多美,一邊鞭策著我們往前走,而我爸就會像牧羊犬一樣,在後面趕我們這群懶羊...

而現在竟然有種...臨陣脫逃...的樣子???

不過懶羊三姐妹當然是秉持著能不走就不走的道理,愉悅的往反走了阿,哈哈。

只是往回走到隧道終於感覺到不對,一陣陣的冷風如浪潮般往我身上拍打,我漸漸有了毛骨悚然的感覺,恐懼的情緒籠罩著我的內心,而且似乎有股吸力與推力,交織在我身上,整個人彷彿要跌倒般,一路折磨著走出山洞。

等回到停車場,媽媽要我們做完乾浴法再上車。

等聽眾上了車,媽媽開始了她的演講...啊不,是發言...不對,應該是話題。

大意是說她吃小籠包的時候感覺到怪怪的,當下上網查才發現這裡之前是戰場,怕我們會多想,還是走到觀景台,二妹也說,在隧道口有看到冥紙,媽媽也感覺到有人在拉她的包包,阿娘喂。

後來,第二天晚上沒事,第三天剛回家也沒事,直到晚上洗完澡,睡覺前才開始發作,現在想來有點感動,祂們還是等我弄完,有時間才提醒我祂們的存在...咳咳,雖然我當下沒發現...冏。

接下來,就如同開篇描述的那樣,也是等我舒服了,才知道那片土地發生的故事。

日據時期,日本開始整蕃計畫(也叫理蕃計畫),準備對原住民所守護的山林進行下手,太魯閣族人,因不願祖靈被打擾,由 哈魯閣‧那威 率領兩千多將近三千人,集結了三個種族的原住民,利用最古老的方法——狙擊、陷阱、石頭,對日本人進行攻擊,佔據最有利的地理位置,誓死守護祂們的家園。而日本軍隊則由總督佐久間左馬太率領兩萬多人從綠水步道以及合歡山兩頭包抄,強硬地侵入原住民們的聖地。

哈魯閣‧那威 

哪怕原住民有著熟知地理位置的有利條件在,卻仍敵不過擁有槍枝、毒氣.....先進武器的日本,最終只能含淚屈服於入侵者。

(當初的照片有留下,這些都是日本人拍攝留存的,且還是日本人的後代公佈出來的,言語間還透漏自己無法接受祖先如此黑暗的歷史......)

而戰役的結果如何便可想而知了,由於寡不敵眾以及種種的因素,原住民最終只能棄械投降,然而戰役造成的死傷,仍然已經造成了無法挽回的傷痛。最後那些抗日的原住民,被安上不易治理的罪名都被一一處決了,而率領日軍的總督久間左馬太也在此次戰役中喪命......。

太魯閣戰役是台灣島上最大的一次衝突,雙方皆死傷慘重,光日軍便損傷了兩千兩百多名士兵,原住民更是無法估計了。

我認為山裡原本就是祂們的祖靈、祂們的家鄉,如果為了所謂的有效管理大自然,而強制要求祂們獻出祖靈之地,便如同上位者聲稱因為要有效的管理土地,而要求我們貢獻出自己的家一樣,令人滿是辛酸與無奈。

現今的白楊隧道其實並非日據時代建設的,而是後面由台電人員開鑿的,本來準備用於水力發電,最初本預計要開鑿十幾個隧道,後來開到第八個隧道時,ㄧ挖便坍塌且還會有大量水流從天而降(現今的水簾洞),因而放棄開挖,後而對外宣稱因保護水資源而終止工程。然而在那個尚未提倡環保意識的年代,這個理由似乎有點站不住腳啊,因此有小道消息傳出是因為.......(請自行腦補)

而白楊步道在上去就是祂們的祖靈之地,是目前不被開放的地段,裡面有著守護太魯閣原住民族群的祖靈,也終於祂們不再被打擾,至於是否還會去朝聖白楊步道,嗯……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囉XD

最後還是再來感概一下唄~

這片土地上記錄著曾經一群英勇善戰的原住民族群,為了保護自己土地以及祖靈,揮灑著血與淚,哪怕最後的祂們是投降了、被判刑了,甚至是最後祂們誓死捍衛的事蹟鮮為人知,也阻擋不了祂們骨子裡對這片土地的熱愛與真誠。

後來媽媽傳靈氣時,有與祂們溝通,祂們最後還熱烈的邀請我們再去玩,多麼熱情、好客的族群啊~

而記錄中也有記載有部分的族民逃了出去,至於逃到哪個部落,我就不清楚了,可能是為了保護後輩而投降,也許是知曉此次的結果是不可抗的,也或許是知曉持續性的戰爭終究會對森林造成強烈的危害,終於祂們還是低了頭,以獻上祂們的性命來結束被動的戰爭。

只是歷史終究是歷史,就目前的我們來看,祂們就只是歷史上的一顆塵埃,顯得微不足道,卻在屬於祂們的時空裡,不斷的經歷同樣的事情而偉大著,而哪怕曾經的日本帝國對於殖民地的人民造成一定的迫害與恐懼,也不能武斷的說明他們對我們沒有絲毫的貢獻。

就至少台灣的衛生習慣,時間的觀念,以及原住民開始融入現代人民,都是有一絲幫助的,哪怕對這段歷史的難過與無法接受,理智上也知曉這不是我們能輕易去斷言的過去。

有陽光的地方必定有看不到的黑暗,曾經的過往是這片土地上的黑暗,而長期的黑暗也會迎來許久的光明,現在的民主、現在社會對於原住民的優待,以及對於環境的愛護都成了這片土地上久違的光輝。

祝福這片飽受情緒的土地,越來越好,越來越繁榮,有祝福這些原住民的英雄們,能投胎到好的家庭,有著幸福美滿的生活,能逃脫出曾經歷史戰爭的印記,去擁抱新的生活與未來,也期許這片土地和祂們,流年笑擲,未來可期!

靈氣療法並不能取代正統的醫學,請先尋求合格之中西醫師診斷治療。

元辰宮是潛意識的承現 藉由調整屋內擺設,達到開運的效果,除了更動外,還要調整自身的心態生活態度、建立向思維、樂觀進取、內外一致、才能達到最佳效果。

新時代科學觀靈,調整元辰宮-生命花園 請按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